标签归档:天文

2021年天文学研究趋势初分析

2021年总算过去了。虽然疫情还没有结束的迹象,但是人们已经开始习惯新冠环伺的生活。疫情对社会带来的长期影响也在慢慢显现。2021年全世界天文学家提交到论文预印本Arxiv上的天文学论文数量只有13243篇,比2020年少了1577 篇(下降10.6%,甚至少于2018年的提交数)。这是自1994年arxiv开设天文学学科分类以来年度提交论文总数的第一次下降。我们在疫情的影响下被迫放慢了探索宇宙的脚步,但并未停止前进,毕竟连推迟了14年的韦布空间望远镜都发射成功了。

arxiv天文(astroph)论文收录数
继续阅读

我与ADS

newlogo

ADS是美国天体物理数据系统(The SAO/NASA Astrophysics Data System)的缩写。我第一次知道这个系统是在15年前。当时我因为要做文献综述而大量检索论文。物理学科期刊对论文下载权限和数量的限制带来诸多不便,历史文献分散在各地也令人发愁。我偶然被搜索引擎带到ADS网站,发现天文学科的论文数据竟然如此便捷开放。这个囊括了世界各国天文期刊、台刊、年报、会议文集、甚至图书信息的数据库居然不需要注册就能随意检索,而且其中绝大部分文章可以直接下载全文!那时的我觉得这就是世界大同的模样。正是折服于这个网站所展现出来的开放与友好,我对天文这个学科好感倍增,并最终成为其中的一员。

继续阅读

宇宙中的旋涡

梵高"星夜"

梵高”星夜”

1889年,籍籍无名的荷兰画家文森特·梵高正在法国南部普罗旺斯省的一家精神病院里休养(半年之前他在情绪激动时癫狂地割下了自己的左耳)。这家精神病院曾是一个修道院,座落于圣雷米城外的丘陵中。梵高的房间有一扇朝南的窗户,他能在窗前看见日升月落。虽然这时他还没有卖出过一幅画,但他仍在身体允许的时候不停地创作,甚至还在看护的陪同下前往不远的阿尔皮勒山里写生。正是在这里,他画出了著名的油画“星夜”。沉静的原野夜空仿佛一条宽广的河流,遍布着光的漩涡。厚重的颜料被涂抹在光点的四周,看似笨拙,但却充满动感与力量。他把喜爱的柏树也加了进来,像绿色的火焰一般舞动着。这是他一直想表现的主题。 此前他也试过两次(分别是“夜晚咖啡馆的露台”和“罗纳河上的星夜”),但都不如这幅触动人心。没人知道他是如何获得灵感的。
继续阅读

科研侧影

s28929200 这是为电子工业出版社《原子与宇宙》一书所写的书评。

从飘渺难寻的基本粒子到遥远黯淡的星系,今天的科研课题大多已经远远超出人们的日常经验。但我们仍然可以借助科学传播者的帮助越过术语的障壁,揣摩研究者的心路,感受科学发现的激动,领略宇宙深微处的神奇。

要理解最新的科学发现,首先要清楚当代科学研究的组织形式。科学研究本身已经从个人行为转变为国家行为。大的前沿科学研究项目无不是数以亿计的国家投资加上几百人多年的努力才能期待突破性的进展。天文学和粒子物理学都是这样的典型学科。为了研究基本粒子和相互作用力,美国科学家们在1982年提出了建造超导超级对撞机的设想。历经了7年的论证和预研,研究计划终于在国会获得通过,进入到工程建设阶段。但是在投资20亿美元,挖了23公里隧道之后,1993年美国政府出于多方面的考虑放弃了这个项目。之前所有的努力一下化为泡影。对1964年希格斯所预言的“上帝粒子”的验证,直到2008年欧洲大型强子对撞机建成之后才得以实施。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