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存档:星夜札记

narcissu

今天没有去参加Brane的会议,留在机房调通了超新星的数据拟合的卡方检验程序,可以直接由Reiss的数据限制宇宙学模型了,一周的工作终于有了一个满意的结果。

整理收藏夹时看到了失落天堂那里有个加快后台载入速度的办法,照葫芦画瓢改了wp_admin/index.php ,我这里的登录速度变化不大,但控制面板的确简单多了。

晚上以少有的轻松心情坐在电脑前看完了一部游戏小说narcissu,说是游戏,其实只用到空格键而已,我更愿意将它看作一本制作精良的电子书——优美的音乐,朦胧的画面,以及女主角的轻声呢喃,成功营造了气氛。当然最核心的是片岡とも老师优秀的剧本——一个平淡的关于自杀者的故事,用作者自己的话来说是「一段灿烂的回忆,一个冬日的故事」。KFC(Key Fans Club)所制作的中文版相当精良。感谢他们无私的付出!

今天就到这里吧,终于可以在零点前睡觉了…

银河铁道之夜

floating最近才听说11月18日到11月24日北京有个日本电影周,本来我对这种东西没什么兴趣,不过里面有部片子吸引了我的注意——在电影周闭幕式上放映的数字动画片《银河铁道之夜》,由加贺谷穰制作!

加贺谷穰(Kagaya)1968年生于日本琦玉上尾市。自小向往神秘的宇宙及大自然,热衷于天文学,擅长星空的描绘。高中时,曾为选择作天文学者还是插图画家犹疑不定。1988年进入东京设计学院绘图设计系学习,正式开始专业作图生涯。 1990年在东京设计学院的毕业作品《Fantastic Starry Night》出版成星座明信片,一跃成为最佳销售商品。之后加入星之手帖公司,发表了很多插画作品。1991年尝试把作品导入计算机,开始利用计算机进行构图。1995年从构图到色彩以及绘图制作完全电脑化的作品《Digital Painting》完工。1996年发表《The Zodiac》12星座系列。为了纪念KAGAYA先生在天文普及方面的贡献以及作为艺术家的功绩,小行星11949被命名为KAGAYAYUTAKA。(其实我旅途那篇用的也是他的作品)

而这次放映的《银河铁道之夜》是他花费三年时间制作的全CG作品。故事改编自宫泽贤治的同名小说,片长虽然只有48分钟,但却描述了一段在生与死的意义间探索的银河之旅!公映后还安排了kagaya的见面会,25号还在北京天文馆做了一个报告。我居然一点风声都没听到,就这样错过,只好等DVD了。

每次看到国外优秀的天文周边时都会感叹国内资源的稀缺:欧南台、哈勃等项目都有着专门的小组负责专业图片的美化处理,用于吸引公众、对外宣传,而我们连处理专业数据的人员都严重匮乏;网上大量的英文资料没有人来翻译介绍,只能留给一届届的天文系学生当课后作业积累经验;国外天文数值模拟方法的研究与3D建模、影视制作结合,将结果直接生成形象直观的动画,而我们的研究者却不能为只有科普用途的动画浪费宝贵的计算时间……我不知道这样的状况什么时候才能有过改观,希望不会太远!

标签:, , .

有感于废除冥王星

最近几天都在处理星表,测试星图软件,这次偷下懒,将从前贴在银穹的一篇文章转过来,周末更新:)

很多人不愿意接受冥王星从行星中除名这一事实,因为他们从小就被教育有“九大行星”,一百多年来的教科书上对这一问题从来没有含混不清。常识性的东西突然要因为人为的原因改口,仿佛避讳,即使没有抵触,至少也会觉得有些拗口吧。

但是要知道,所有的科学都是从生产中发展出来,从一开始就是一个人工体系,我们一直在完善它,正是因为它从来不是绝对正确。不同于耶稣,它是上帝的儿子,万能的主不会错,否则就不是万能的;皇帝金口玉言也不能错,他代表的是上天的意志;人们曾经相信数学是纯粹而完美的,逻辑推演决不会出错,因此我们说“发现”了一个定理,而从不用“发明”,好象它一直在那里,无论是否为人所知,但哥德尔不完备性定理摧毁了这唯一的精神支柱,数学的王冠上不再环绕神性的光辉。科学不是信仰,不需要崇拜!科学精神是怀疑的精神,它从不回避问题的存在!

我们这代人的教科书上从来没有思索的余地,没有讨论的空间。我们不允许怀疑被灌输的真理,任何不同于标准答案的阐述都被视为错误。那个无处不在的规则便是——“服从”,而且只需服从。所有的问题都得到了精心的掩盖,老师们都小心翼翼的回避,生怕暴露了自己的无能而从此失去学生们的尊重。

“不管他们知道什么真理,他们除了靠自己的思考以外,还能从哪里获得真理呢?既然我同他们一样,为什么不能靠同样的思考发现同样的真理呢?”(费希特《论人的使命》)

为何要为他人的错误辩护呢?如果将冥王星加入行星的行列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那么现在就纠正它吧,这样下一代人便有正确的常识。这是我们的责任!对于他们来说,叫惯了“八大行星”也就不会觉得有什么异样了吧,而且,在天上,一切都没有改变……

标签:.

旅途

深沉的夜色中,流星般飞逝而过的是谁家的灯火?透明的车窗只映出我布满风尘的倦容。

小站的月台只是一晃而过,来不及看清站台上接车员行礼致敬时的神态,当列车呼啸而过,他再次独自面对空荡的站台时,会不会也有一丝落寞……

列车再次驶入无尽的黑暗,窗外只剩下独自清醒的我。有时会有轮圆月,笑盈盈的立在山顶,不知照见了谁家团圆。

过道上的人都已坐下去了,在这摇摆的车厢内,也许会梦到童年,醒来时便是终点。另一头,一桌人牌兴正浓,边上一个托腮望着,不时看看表,一句话也不说。

几盏遥远昏黄的灯光,便会带来城市的幻象,那些高大的楼宇其实是很怕黑的,你看他们蜷缩在一起,躲在光亮之中,只露出昏暗的背影。

每次停车,我都会下去,看看四周的景物,听商贩用方言叫卖。这样,在下次路过时,我便会觉得以前好像在哪里见到过。

自欺欺人?也许吧,可“所有的故乡不都是祖先漂泊的最后一站”么?

而我,仍在旅途……

night

标签:.
porno fil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