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ython脚本换桌面

原来何勃亮发过一个gnome下自动更新每日天图(APOD)作为桌面的脚本,挺有意思的,我这里发一个Python的,可以看作是免费软件Pic-a-PODPicture of the Day的替代品,在2.6下测试通过,需要安装PIL库,可以自行选择天文每日一图(APOD)、地理每日一图(EPOD)、或者美国国家地理每日一图(NGPOD),点此下载

这是由seasons的版本修改而来,他那里漏了一个setWallpaperFromBMP函数,还好在他的 javaEye 日志中找到了,有人是用win32gui实现,不过我测试没有成功。

源码如下,方便引擎收录:)
继续阅读

标签:, , , , .

CMS搭建会议网站

开源系统集成安装软件Bitnami的Logo
会议(会务)网站作为一个特定的服务系统,要求并不多,无非是在线注册、实时统计、公告发布、日程安排、活动报道、报告总结几个方面,一共也没有几个页面,但自己开发维护总不是长久之计,动态网站都有用户注册和内容发布的功能,只要再增加定制注册选项和统计注册信息两个模块而已,几个主流的建站系统都能通过插件扩展实现:
继续阅读

标签:, , , , , , .

天文数据的挑战

对arxiv文章0608638的译介

信息资源的爆炸式增长彻底改变了数据库管理分析的方法。数据处理的挑战几乎涵盖了所有的科学分支。当天文学开始用CCD取代了照相底板的时候,就走上了信息化的进程,来自于观测(数字化巡天)和模拟(比如宇宙结构形成、超新星爆发)的数据容量开始指数增长。现在全球的天文数据量已经达到了1PB,而且还在以2T/天的速度增长。数十TB的数据处理已经十分寻常,几PB的数据集很快就会出现。

天文社区为了应对这样的挑战引入了“虚拟天文台”(VO)的概念:这是一个基于网络的天文研究环境,将分散在各地的研究资源整合在一起,有着规范的海量数据存档、并提供高维的数据分析和计算工具。在虚拟天文社区中,像存档、标准、协议等数据管理方面的内容都已经有了显著的进展。但是在为这些庞大昂贵的数据库开发检索和分析工具,增加科学产出方面,进展缓慢。虽然有很多现成的数据挖掘工具和系统,但真能有效用于TB甚至PB级数据的却很少。高维统计和复杂度带来的挑战比数据量本身更大。工具的缺乏以及科学产出的不足阻碍了群体的进一步投入。这恐怕是eScience所面临的最严峻的问题。 继续阅读

标签:, .

天文学词典更新

经过了两个多月的反复检查之后,更为规范的天文学词典终于可以放出了,此次更新根据的是11月22日的版本。修正了上百处拼写错误,规范了标点符号的使用,完成重复词条的合并,并在此基础上增补了香港天文馆整理的亮星名数据507个,英中词条到达了23065个,中英对照部分也有了较为完善处理流程,词条达到了20890个,合并后共有43955个,原始文件可至天文学名词网站下载,星际译王版本点此下载

在处理过程中,国人Guapo编写的Emeditor宏emeditor perfecta提供了很多便利,同时也熟悉了win下的版本控制软件TortoiseSVN。

为了便于更新,增加了下载页面,以后就不会用版本升级这种事情充数了,不过这一整理才发现,这两年忙忙碌碌,但其实没做出多少事情……

标签:.

太白小考


太白金星叫了那么多年,也没想过出处,近来因为金木同辉而被人多次提及(瘦驼空错、羊白),搪塞不过,还是老老实实做些功课。

最早提到这颗亮星的也许就是《诗经》了,不过那时它还不叫金星,而是“东有启明,西有长庚”(《诗·小雅·大东》),西汉成书的《毛诗故训传》(简称毛传)注曰:“日旦出谓明星为启明,日既入谓明星为长庚。”这里两个“明星”是否指同一颗呢,两千年前的先人就已经有这样的天文经验了吗?我们需要更多的证据……
继续阅读

标签:, , .

用Matlab做星点识别

随着工作学习的深入,和原始天文照片的接触越来越多,发现对天文专业来说数字图像处理还是一门很有用的基础课程,连CMB功率谱之类看上去高深莫测的技术,其实都写在信号处理专业的本科教材里,把这段流程完全交给现成软件或者编程人员是没办法真正理解观测数据的。开始补课了,先从找星星开始~


比如我们有上面这张照片, 图中的亮点就是实际拍摄的星空,但左中和右下两个最亮的白点都是打在CCD上的宇宙线,它们能量很集中,没有扩展的形状。那要怎么让程序找到这些天体的位置,并识别出正确的星点呢? 继续阅读

标签:, , , , .

星表简介之三-依巴谷

了解天空的奥秘无疑是从星星的位置开始的。早在文字出现之前,人们还在用绘画描述生活场景的时候,就有了对那些明亮光点的记录,这样久远的历史现在已无从考证,战国时期的甘德、石申最早以天文著作闻名,但作品早已失传,只剩名目而已,古希腊喜帕恰斯(Hipparchus)编制的西方第一本星表也是因为被托勒密提及才为世人所知,而托勒密在《天文学大成》中整理的1千多颗恒星在整个中世纪都是权威,这几乎已经是目力的极限,直到17世纪,望远镜发明之后,人类才得以继续拓展自己的视野,随着望远镜口径的不断加大,在二十世纪,我们又走到了光学和机械技术的极限,天文学家们在五十年代前后意识到在地面测定的恒星位置误差主要来自大气的不稳定以及地球运动的不规则,已经很难依靠仪器的进步来解决,只有寄希望于空间望远镜,避开这些干扰因素。

于是法国斯特拉斯堡天文台台长Lacroute在1966年提出了伊巴谷(Hipparcos)计划,全称是高精度视差收集卫星(High Precision Parallax Collecting Satellite),它采用三角视差的方法来测量恒星的位置,距离,运动速度等信息,为了向喜帕恰斯致意而特意凑出了这个发音接近的缩写。在经过近二十年的论证研究之后,欧洲空间局终于在1976年接受了这一方案,着手设计制造。1989年8月8日在法属圭亚那的库鲁(Kourou)由阿丽亚娜4型火箭(Ariane-4)发射升空,本来准备发射到同步轨道上,但在36500公里处时远地点推进器的意外失效使它进入了椭圆轨道,这个轨道离地球最近时只有500km,这虽然高于地球大气(100km),但已经深入了地球辐射带内部,在穿越地球辐射带时,会有大量的高能粒子妨碍正常观测,并逐渐侵蚀着卫星部件,观测时间和使用寿命都受到不小的影响,到了1992年7月卫星开始出现异常,1993年3月在实现了预期的科学目标之后,停止了全部观测活动,1993年8月15日地面控制中心中断了与卫星的通讯联系。伊巴谷卫星从此加入了太空中孤独漫游者的行列。

继续阅读

标签:, , , .
porno fil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