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存档: Mechain

皮埃尔·梅尚

这位天文学家其实在以前的文章中已经提到过几次,虽然都不是主角。毕竟有能力与机会做出开创性贡献的幸运儿是少数,绝大部分科学工作者要承担的都是同他一样铺垫和推进工作,现在借着汉化梅西耶资料的机会翻译出来,也算是对无数已淡出历史的前辈的一份纪念。关于他在经线测量方面的工作细节,已有《万物之尺》一书作详细介绍。本页面翻译自SEDS梅西耶资料站,完整译文发布在梅西耶资料中文站

皮埃尔-弗朗索瓦-安德烈 梅尚 Pierre François André Méchain于1744年8月16日出生在法国北部的拉昂(Laon), 他是建筑师皮埃尔-弗朗索瓦 梅尚(Pierre-François Méchain)和玛丽-玛格丽特 罗泽(Marie-Marguerite Roze)的儿子,他们本来希望他能子承父业。他在学院里学习了数学和物理,但由于经济困难不得不离开,在离巴黎50公里的地方给两个男孩当起了家庭老师。

后来他结识了”天文学(L’Astronomie)”的作者热罗姆·德拉朗德(Jérôme de Lalande),参与校对了该书第二版的部分章节。1772年,拉朗德为梅尚在凡尔赛(Versailles)的海军制图所(Depot of Maps and Charts of the Navy)谋得了一个水道测绘助理的工作。起初这只是个临时职位,梅尚仍要在外代课以贴补家用。到了1774年, 梅尚终于在海军部获得了一个计算员的固定职位。当时梅西耶在克鲁尼旅馆(Hotel de Cluny)的小天文台供职,和他隶属同一部门。这两位天文学家显然就是在这时熟识的。1777年梅尚和Barbe-Thérèse Marjou结婚,有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

继续阅读

标签:, , , .

室女座星系团

原始网页:http://seds.org/messier/more/virgo.html

这里要介绍的星系聚集体是离我们最近的大星系团,它是银河系附近已知的最大结构,也是宇宙间与我们小小的本星系群(Local group 包括银河系)有物理联系的最远天体。这个结构也是梅西耶的众多发现之一,他将其记录在条目M91之后(下面转引自 Kenneth Glyn Jones的著作):

室女座,特别是它北侧的部分,包含众多的星云。下面列出的13个星系都位于其中,即 49, 58, 59, 60, 61, 84, 85, 86, 87, 88, 89, 90 和 91。所有这些星云看上去都不含恒星,只有在晴朗夜晚的中天时分才能看到。其中大部分Mechain都曾给我指出过。

加上后来发现的M98、99及100,梅西耶在他的列表中一共编入了16个被他看作是“星云团块”的室女团成员星系。Pierre Méchain在1783年的一封信中提到他曾在这个天区看到过更多梅西耶没有见过的“星云”,但不幸的是,没有记录指出他当年看到的是哪些星系。

梅西耶绘制的室女座天区右侧的图像是梅西耶绘制的一张1779年彗星星图的局部,所有的16个梅西耶天体都标在上面。人们到20世纪二十年代才开始真正了解星系,而他这个发现是在1781年作出的,早了一个多世纪!而认识到它们是有物理联系的星系团还要经过漫长的探索。

这个有着2000个成员星系的室女团主宰了我们星系的邻近空间,它是本超团(Local Supercluster 也称作室女超团或者后发-室女超团)的物理中心,以它巨大的质量影响着全部这些星系和星系群(galaxy group),它减缓了宇宙膨胀所造成的星系逃逸速度,产生了向它运动的物质流(即所谓的Virgo-centric flow ),甚至许多星系都早晚要落入这个巨星系团之中,它也因此在不断变大。我们的本星系群也正以100—400km/s的速度向它运动。从目前获得的室女团的质量和速度数据来看,本星系群可能没有远到能够从室女团逃逸的地步,我们的退行会在未来的某刻中止,然后回落,并合,也许是被它吞噬……

继续阅读

标签:, , , , , .

米的历史

很久前翻译了一篇单位“米”的历史沿革放在当时的blog里,但是发现现在还是搜不到相关资料,便又校对了一遍重新贴出来,也算凑数了。

译自 http://www.sizes.com/units/meter.htm

米是国际单位制中长度的单位,是七个基本单位之一。1983年被定义为光在真空中1/299792458秒的时间内所通过的距离。(第17届国际计量大会第一号决议)

由于我们已经事先定义光速精确值为299,792,458米每秒,米的这个定义使得它的长度只依赖于一秒的持续时间。现在,光在真空中两点间传播的时间长短不再影响光的速度,而是决定着两点间的距离!

1、米的历史:

在17世纪80年代,法国的度量衡一团糟,有几十个单位,其中每一个又有几十个甚至数百个地方性标准。没有其它哪个国家由于经济工业化和计量系统发展的不平衡而出现如此多的问题。早在法国大革命之前,就有政治家呼吁改革度量衡。而且,按照当时流行的卢梭精神,单位应该是在某种程度上“自然”的。

2、秒摆:

Jean Picard, Olaus Rømer 和其它天文学家曾要求将长度单位定义为摆动周期为一秒的摆锤的长度(摆锤的一个周期是它摆起又落回到原位的时间)当时人们已经知道同一个摆锤在不同的地方会有不同的摆动周期,所以这样的一个定义需要为标准摆锤指定一个特定地点。

在1790年当时Autun的主教Talleyrand,向国民委员会递交了一份关于法国度量衡现状的报告,他在该报告中建议以巴黎所在纬度——北纬45度处的秒摆的长度作为新的长度单位他还建议巴黎的法国科学院联合伦敦的英国皇家科学院一起定义一个新的单位。国民委员会、还有随后的路易十六都支持这个提案,但是后来却不了了之。

十七世纪九十年代末法国科学院把这个问题交给有史以来最杰出的一个科学委员会来处理。该委员会由拉格朗日、拉普拉斯、Borda、蒙日、Condorcet.等人组成。在科学委员会1791年3月19日提交给科学院的报告中,他们建议放弃秒摆而重新定义一个新单位:以赤道与极点的海平面距离的千万分之一为一米。

继续阅读

标签:, , , .
porno film